沾白衣

联五之间的爱与恨 第二弹

没有顺序,想到哪儿整理到哪儿

时政

包含且不仅限于联五,当然重点还是联五

没有异体

全部组合仅限于组合不含腐向,不过当然看你怎么理解,反正我写的只是组合,可能友情向也算不上。

———————————————————————

③并称为联合国五流氓

前几年有个流传特别火的段子,让我一直笑到现在:冬妮娅提出废除伊万的一票否决权,被伊万一票否决

伊万:姐姐不可以欺负我哦

总之,五流氓可以说是在联合国把流氓气质发挥到极致了hhh

但之所以被称为五流氓总是有原因,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联五在联合国拥有的特权(《联合国宪章》)

1.联合国五常指的是王耀、阿尔弗雷德·f·琼斯、伊万·布拉金斯基、亚瑟·柯克兰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除了这五个人,其余国家不能获得常任席位。什么意思呢,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举个例子,更换政权后,伊万还是常任(苏/联→俄/罗/斯),因为即使信仰变了,但伊万依旧生活在本土(俄/罗/斯继承苏/联绝大部分遗产)。再比如第五弗朗西斯(?)和第四弗朗西斯(?)、王黯(民国)和王耀(共和国)

2.双重否决权。众所周知,安理会理事国有九个席位,而安理会一切非程序事项的决议,均需要九人同意。但这项决议只要有一个常任不同意,咔吧,掰了。而安理会所处理的事项其实是分为程序性事项和实质性事项的。如果这个事项是程序性的,那么安理会非五常的其他人是不拥有否决权的!只有五常拥有这里高亮一下!

五常的一票否决权咱说明白了,那什么叫双重否决权呢?就是这事儿是程序性的还是实质性的,由五常说了算。

简单点说,就是小事儿你说了算,大事儿我说了算,但是大事儿还是小事儿是我说了算:-)没想到吧


联五之间的爱与恨

没有顺序,想到哪儿整理到哪儿

时政

包含且不仅限于联五,本田菊等出没,当然重点还是联五

全部组合仅限于组合不含腐向,不过当然看你怎么理解,反正我写的只是组合,可能友情向也算不上。

①《禁止核/武/器/条约》

2017年3月20日王耀通过自家外/交部一口气予以驳回,表示不会参加该项条约。

2018年10月29日,联五发表共同声明,共同反对该项条约。

该项条约的实质无疑为无核国要求拥/核/国放弃核/武/器,严重侵害了拥/核/国的利益,以至于不是赞成就是弃权的日常和稀泥选手耀哥都一反前例坚决反对。

值得一笑的是,一直标榜自身为唯一核/战争受害国/家的本田菊依旧追随阿尔弗雷德反对加入该项条约。

②印/度入常

其实不止印/度,早在本世纪初,路德维希、本田菊、巴/西与印/度四国便已组成“四国联盟”,但最上进最积极的依然当属印/度。

虽然印/度屡遭拒绝,但依旧不死心,甚至自信满满,全赖于次次支持的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虽然自由组只是嘴上说说,从来不付诸行动,不过还是助长了印/度的嚣张气焰。

咱不知道自由组想干什么,咱也不敢问,瑟瑟发抖。

也许只是顺水推舟,送个人情?

对于印/度入常,好茶组坚定站在统一战线,分别作为“边缘化情人(出自媒体)”和“老东家(殖/民)”从中阻挠。反观一向与王耀意见一致的伊万竟态度有所松动,毕竟印/度多次照顾斯拉夫人的军火生意。

啧,只有永恒的利益。

(“四国联盟”其余两国入常现状

本田菊:多数亚洲国家反对,如王耀、任勇洙,阿尔弗雷德态度不明,一方面支持,一方面反对本田菊拥有一票否决权

路德维希:震惊,路德维希入常竟遭到费里西安诺的反对!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人性的扭曲!?)

tbc

冷战组发刀=红色组发糖


8.20阿尔弗雷德接受采访并向伊万抛出橄榄枝,邀请其重回G8


8.21伊万接受采访并表示真搞不懂hero先生神奇的脑回路呢,甚至开心地掏出了魔法小管管想给hero先生脑袋上来一下。


然而战斗民族不愧是战斗民族,伊万不仅仅干脆利落拒绝了阿尔弗雷德,还直言:“G8已经不存在了呢。”


在鄙视阿尔弗雷德的同时伊万顺道还秀了一下和东方美人的恩爱:“万尼亚在上合组织、金砖国/家等等玩的很开心呢,不需要琼斯先生虚假的善意,真是丑恶的嘴脸呢。不过要不要考虑一下耀呢,一定是耀不在,G10多好呀”


对此,某不愿透露姓名的上合组织、金砖国/家等参与国之一表示与我无瓜,十连否认


8.16 今日亚洲 磕cp向(补充,注意时间!)

①中华组日常护短,好茶组日常家暴

耀:他不是他没有嘉龙都是被亚瑟蛊惑的

嘉龙:我要自由我要自由给我自由给我自由

亚瑟:??十连否认

②冷战组日常撕逼,各种竞赛,满脸假笑

伊万:死琼斯我就在你家门口你来打我啊略略略

阿尔弗雷德:撒币你家切尔诺贝利是不是又要爆炸你一次

伊万:你才要爆炸你全国都要爆炸了


啊我死了,阿中哥哥都支持我磕cp


8.17 今日亚洲 磕cp向

①金钱组

耀:加关税是吧,去去去自己制造去

阿尔弗雷德:造就造,反正我是hero!hero什么都不怕!

几个月后

阿尔弗雷德:啊啊啊啊啊啊啊可乐涨价了!什么都涨价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耀:活该

②凹凸组

菊:琼斯先生您好,现在您欠在下钱了💰

阿尔弗雷德:(吸溜——)哦哦哦我一直都欠别人钱,有什么事吗,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菊:...在下一定会谨慎考虑的

③北美双子

哥哥弟弟做交易(北美/自由/贸易/区)

④冷战组

伊万:在线扔美债,谁爱要谁要

⑤美/国&丹/麦&俄/罗/斯(真不知道什么cp名)

阿尔弗雷德:老子有钱,格/陵/兰/岛快卖给老子

丹麦:不卖快滚,荒谬,要不你把加/利/福/利/亚卖给我?(少bb)

伊万:哈?琼斯小鬼,不要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没人知道,一你别想压制我,二耀不卖你稀土就到处打主意。

⑥中华组

移步微博8

8.17 今日关注 磕粮向

①伊万vs北约

伊万:再靠再靠!你再靠,苏-27揍他!

北约:您哪位,我眼瞎

伊万:对你眼瞎这老子专机!你F-18我还f**k呢这是第几次你拦我了??你快给我说清楚!

耀:我寻思这苏/联,啊不俄/罗/斯战机没啥问题啊(实力护短)

②冷战组口水战

伊万:吼琼斯先生你好呀,我又来你家门口啦,顺便可以在你家门口布个核武器哦

阿尔弗雷德:当你还是伊利亚?离我家小加(阿/拉/斯/加)远一点,老子去亚洲布个中/导你信不信

耀:伊万他只是吓唬吓唬你,人家就演练一下你那么怕干什么(又一次护短)

伊万:我就转我就溜略略略


耀真的是和伊万关系好呢,姨母笑


糖吃太多了,我来发个刀子

1945年,上个世纪黯(jiang)耀(mao)内战即将爆发之时,阿尔弗雷德出让了部分领土,作为伊万承诺与黯打交道的酬谢。同时伊万与黯签订了一项友好同盟条约。

——出自《美国、俄国和冷战》

大型ntr现场,究竟是谁绿了谁,是谁骗了谁?


王耀的日记

1979年1月1日

 

    娜塔莉娅赶着中国的日落打了我电话。

    小姑娘学乖了点,不直接问我为什么和阿尔弗雷德建交,换了种方式问我为什么这么对她哥哥。

   “这么?”我不禁发笑,不过毕竟娜塔莎娅还小嘛,等她和我一样老的时候,摸不准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娜塔莎娅说,伊利亚喝了蛮多酒,近白纯度的伏特加一瓶瓶的开。托里斯想劝劝他,结果被伊利亚吓跑了。

    小姑娘还特别强调了,伊利亚把酒当石油一样喝,一点都不值钱。

    听到这儿我就觉得有的哭笑不得,看来喝的的确是蛮多的,但肯定不比卖给我的石油多。小姑娘话都说到这步了,要是再不懂我可就算白活了。

    放下电话后的我依然很无奈,什么时候娜塔莉娅才能明白呢?我们可都不是普通人。

    伊利亚算是个不错的男友,但仅此而已。

    当我们利益一致时,我便爱他。可我给他的爱分明是黄昏沉暮之时的太阳,伊利亚却将它捧做了黎明破晓前的曙光。

    是时候让他认清现实咯,这头深陷血色泥潭的大笨北极熊。

    阿尔弗雷德在我还发呆的时候闯了进来,几甲子大的小屁孩一点都不懂礼貌,自封绅士的日不落帝国带出了这么个弟弟可真是有那么点失败。

    我能看出小家伙有点失落,刚刚趴在门外偷听呢吧,这个新生的世界霸主总有点情绪一点都不去掩盖,当然也包括他对我赤裸裸的喜爱。之前碍着国际关系不好表示,现在可好了,我大概有得受咯。

    不过阿尔弗雷德似乎还有点开心呢,也对,任谁知道自己死敌吃了憋都会这样吧。

    这两个小家伙太好懂了。

    小家伙吃醋了可不行,好容易才建交,总得捞点油水吧。我在心里拨了拨小算盘,降低关税?技术援助?还是来点大额贷款呢?

    不过这些也都还不急,我们的蜜月期才刚刚开始呢。当下最紧要的是哄好这只小雄鹰。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我真没想到没想到小英雄一点都不好哄,真是的,我突然意识到本田菊的好了。小英雄就会一个劲抱着我乱蹭,一个劲喊我“yao”。我居然从世界的hero脸上看到了那么点点委屈,可真难得呢。小家伙中文一看就是刚学的,中文说起来就跟他那些奇奇怪怪的朋友的语言一样,叽里咕噜叽里咕噜。最终我还是没能忍住吐槽他,阿尔弗雷德倒是也不否认,坦白地和我讲是为了更好的交流。

    美利坚原来已经穷了吗?穷到给亲爱的祖国一个翻译都配不起了吗。

    还不是想借着学中文多跟我见面,小家伙的心思一猜就懂了。

    小家伙怎么都哄不好,我只得采取了比较少儿不宜的方式。年轻人可真是精力旺盛。和伊利亚一样,白种人的天赋真是令人羡慕不已。但伊利亚可跟只会横冲直撞的小鬼不一样,好歹还知道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小英雄则霸道惯了,只顾着自己爽。啧,都仗着自己强。

    我们折腾了一个夜晚,半大点的小鬼学不会保留体力,现在已经沉沉睡了。写下这篇日记的我正坐在新年的第一抹新月前。这是我活过的第几个年头了呢,我也道不清。窗外冬天的枯树在呼啸而过的冰冷的寒风中肆意乱窜,却恰为满天繁星做了画框。物是人非,但这月可从来没有变过呢。

    我有时候突然想过,也许这样也挺好的。两个小家伙相互牵制着对方,时不时吵吵架拌拌嘴,否决下对方的提案什么的。世界和平,多好。

    但世界可从来不按谁的想法发展,谁能猜到未来会发生什么呢,说不定两个小家伙都不一定存在了呢。走一寸有一寸的惊喜吧,只希望未来的世界不要太动荡就好了呢。

————————
老王神预言hh

很久很久的一个梗
未满1800岁的小屁孩不能随便喝酒的哦

随手一撸的金钱组小短篇

无差

————

    阿尔弗雷德笑了。


    这可是世界的hero呢,但此刻连绵的夕阳无力的掉落在他的身上,却怎么也暖不温小英雄眼底冷冽的痛苦...以及不堪。


    终于要来了吗?王耀眯了眯眼,东方人特有的修长的丹凤眼所蕴含的魅惑被表现到了极致。此时的王耀摘下了他带了千年的面具,温柔、善良,不复存在,无尽的岁月早早已将他风化为断念六欲的恶魔。


    只要他想,纯黑的骨翼瞬间便可张开,吞噬整个世界所珍藏的光明。


   “耀。” 阿尔弗雷德缓缓开口,似乎有什么烧灼了他的声带,让他的声音变得嘶哑无比。


    王耀看出来了,阿尔弗雷德在犹豫。“闭嘴吧,我的小英雄。”于是他抢过掌握权,嘴上丝毫不让步,脚下也向前踏出一点,两点。王耀越来越逼近小英雄,直至两人身躯紧贴。


    我的主啊,阿尔弗雷德敢向上帝起誓,他现在甚至直接可以用自己的皮肤感受到王耀一阵一阵有力的脉动的心跳。那是王耀生命的象征。有那么一瞬间,阿尔弗雷德甚至想将手臂直直掏入王耀的胸膛,把他的心挖出来看一看,这上一秒还在鲜活跳动的器官,究竟是用什么做的?


    为什么这般的坚如磐石。


    可下一秒小英雄便自己否决了这个主意,他撇撇嘴,切,还用看吗,大概比hero家最先进的钢铁还要坚不可摧吧。


    美人皓齿红唇,开开合合的唇瓣,像极了上下翻飞舞动的蝶翼。可其中吐出的话语却与丑陋的茧蛹一般,不堪入耳。王耀丝毫不想留给阿尔弗雷德一点退路。


   “不好意思自己开口吗,那我来替你说好了阿鲁。”


  

   “你爱我。”




   “就算我们是无法言和的敌人。”


   “你依然爱我。”



    .....



   “我猜的对不对呀,小英雄。”戏谑的声音嘲笑着。阿尔弗雷德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和吐出的一个个音节一样,一点点破碎的消失掉了呢。


    大概是...我和你之间最后一点存留的真心吧。






   “其实我爱你的呢阿鲁,但你知道的呀,阿尔弗。我们只配拥有死去的爱情。”




   “我是不肯死哦,你呢?”